99街后院街坊们正北方网99团购
搜索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手机客户端 WAP版 快捷导航

99街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444|回复: 3

散文:我最尊敬的几位老师

[复制链接]

638

主题

3097

帖子

2万

积分

级别: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3097
积分
25284
99豆
6656
精华
15

99街5周年2012最活跃街友99街道办主任99好贴王99特别贡献奖99街百帖街迷99街视觉记者99街灌水大王99周年贡献奖99街最忠诚街友99街2周年99街3周年好点子贡献奖

发表于 2017-4-25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散文:我最尊敬的几位老师
常原菘


        我从念小学到大学,遇到过不少的老师,有的我已经记不得他们的名字了,但有那么几位老师我却清楚地记着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的为人师表,他们对我的教诲我至今记忆犹新,难以忘怀,他们是我最尊敬的老师。

儒雅多才的李盛繁老师


        李盛繁老师是我们村土生土长的老师,他就出生在我们村。后来,他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又回到我们村教书的。他戴着一副有600多度的近视眼镜,说话温文尔雅,慢悠悠的,一副学者风度。他可是我们村里的大秀才,他不仅书教得好,他的语文课讲得绘声绘色,妙趣横生,还经常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极大地调动了我们学习语文和写作的兴趣。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还会吹笛子、拉胡琴。我心里特别佩服他,那时我心里想“李老师真是个大学问家,他怎么啥都会、啥都懂啊?”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李老师除了在我们学校教几个班的语文课外,经常被大队和公社的领导叫去给写标语、作绘画。那时,我们村凡迎街面土墙上的用红油漆、白粉灰写的标语、**基本上都是出自李老师之手,李老师的书法非常好,他楷书、隶书写得都非常的好。最令人敬佩的是李老师的绘画技术,我们学校内的墙报画都是李老师用课余时间给画的。那个年代,李老师为大队干了那么多的活儿,全是义务干,没多挣一分工资。可是,李老师从来没有抱怨过,再苦再累他也没有拒绝过。记得大概是1968年,那时时兴到处画毛主席像,这可不是谁也能干得了的活儿。画不好就是政治问题,有可能给你扣上“丑化毛主席”的罪名。可这副重担又落到了李老师身上。我那时真为李老师捏一把汗,总担心他万一画不好被扣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我想李老师当时所承担的心理压力更大,“李老师,您学这么多本事干嘛?本事少点不就少受点累吗?”我心里还这样埋怨老师。那时,真是谁的本事大谁受的累也最多,而得到的报酬并不比别人多一分。

        这年夏天的一天,太阳像火一样烤得人直往有阴凉的地方躲。可我们敬爱的李老师为了早日完成大队领导交给画毛主席像的“政治任务”,顶着烈日,大中午还在大队院内的白灰摸的墙上聚精会神地画着毛主席的像。那时,小孩子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我就溜进大队院内看李老师画毛主席像。只见李老师在烈日下,只穿着一个两股筋背心正在那里踩着梯子画画,头上的汗珠不断地滚落下来。李老师实在太辛苦了,中午大队院内连个人也没有,我想给李老师找口水喝也找不到人。我站在那里琢磨“我能帮点啥忙呢?”这时李老师看到我就站在梯子下,对我说道:“快把那支画笔给我递一下。”我赶忙拿起画笔踩着梯子给他递上去。我总算能帮李老师干点活儿了。我就站在梯子下,一会儿给他递画笔,一会儿递颜料。有我这个小帮手,李老师画得快多了。就这样,这幅毛主席去安源的巨幅画像李老师用了几天工夫终于画出来了!毛主席手拿雨伞,昂首阔步地向安源走去。那时,这幅画相当有名气,是青年画家刘春华的杰作,一时间全国各地都在卖这幅画,都在临摹这幅画。李老师画的这幅毛主席去安源的临摹画简直和刘春华画的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李老师的画幅更大一些。看着李老师的画作,我为他松了一口气。谁也不会说他“画的不像”了,也不用担心他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了。看着李老师画出的毛主席像,我由衷地佩服李老师那高超的绘画水平。可惜我没能跟李老师学习绘画技术,到现在我还是个绘画盲。

        你别看李老师平时温文尔雅,可他生气了你还真怕他。有一次,李老师给我们上语文课,他提问同学们一个关于公鸡的作用是什么的问题?有的同学回答说:“公鸡会叫鸣”,李老师纠正说:“那应该叫司晨”。有的同学说:“公鸡能杀了吃”,我说:“公鸡能踏蛋”。听了我的回答李老师一下生气了,立刻板着脸说道:“嗯!不许瞎说!”一见老师生气了,我吓得赶紧低下了头。可我心想“我怎么是瞎说呢?公鸡踏蛋就是公鸡的本事嘛!没有公鸡踏蛋母鸡怎么能孵出小鸡呢?”当时,我心里还很不服气老师的批评。

        过后,我慢慢理解了老师的好意。他不是说我回答的问题不对,而是说我回答的不雅而且时候不对。当着那么多女同学的面说这样不雅的话,当然不应该了。

         以后,我上了高中以及在公社工作后,我还经常去李老师家请教问题,聆听他的教诲,我考上大学后,除了我家人,他是第一个向我贺喜的人。当我去他家里向李老师报告我考上大学的喜讯时,李老师紧紧握着我的手,笑着说道:“祝贺你考上大学!”他还交代我上大学要注意的事项,鼓励我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才。现在,每当我想起他老人家的这些教诲,心里仍觉得热乎乎的。

       后来,我听说李老师退休后,离开我们村去了他儿子工作的阿拉善盟。我多年不见李老师了,我心里很想念他,“李老师,您的教学在课堂,成就却是在祖国的四面八方。您的学生现在都在为祖国的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桃李满天下的您现在好吗?”我衷心祝福您健康长寿、晚年幸福!

富有才华的张秉诚老师


         张秉诚老师也是我十分敬重的一位老师,他是我高中时的化学、物理老师。我们至今保持着联系。

         我上的高中是我们公社的首届高中班,学校处在创建阶段,我们上了学后,一边上课,一边盖未完工的校舍。学校几乎没有什么教学设备,本来教化学、物理课应该有实验设备,可我们学校是土法上马,根本没有任何实验仪器和设备。这自然就增加了老师教学和学生学习的难度。在这种条件下,张老师全凭一张嘴、一支粉笔给我们讲课。尽管没有实验设备,张老师仍能把化学、物理课讲的通俗易懂、活灵活现,学生不用做实验也能听得明明白白。我们打心眼里佩服张老师的教学水平和渊博的才学。

         张老师的板书写得非常漂亮,有不少同学暗暗模仿他的字,我们班贺栓的字学得几乎和张老师一模一样。我高中毕业不久,由于种种原因张老师调到乌海工作了。我还为我们公社教育战线流失了这么一位好老师而惋惜了好一阵。

         后来,我到呼市工作后,有一次到乌海出差,乌海的同志请我吃饭,我对他们说:“我有一位老师在乌海工作,但我们多年失去了联系,我想请他过来一起吃个饭,麻烦你们设法联系一下。”乌海的郝勇胜书记很当回事,根据我提供的支离破碎的线索,终于把我想念的张老师请来了。师生久别重逢,我们甭提有多高兴了。我在酒桌上向乌海的同志隆重介绍了我的张老师,并恭恭敬敬地给张老师敬了几杯酒。郝书记他们听了我的介绍,也对张老师尊敬有加,桌上的人和我一样轮流给张老师敬酒。张老师平时本来不胜酒力,可是,那一天张老师高兴,喝了不少酒,他的脸一直红红的。酒虽然伤身体,但也能增进人们之间的感情。从这以后,我和张老师就联系上了。每逢过年过节我总想着给张老师打个电话、发个信息。

       张老师退休后,有事来呼找过我,我都尽自己的能力帮他们。张老师也给我介绍了像王军这样的好朋友。反过来,张老师又帮了我不少忙。我深深地感激他老人家多年来对我的那份关爱。张老师,您的爱,像太阳一般温暖,像春风一般和煦,像清泉一般甘甜,让我终生难忘。

心胸豁达的杨敬年老师


         杨敬年老师是我上大学时的老师,那时他教专业英语、俄语和发展经济学。他虽然没有直接教过我,但我一直非常尊敬这位老师。我尊敬他治学严谨的精神,尊敬他待人真诚厚道的人品,尊敬他活到老、学到老的人生态度。杨老师活了108岁,直到逝世的前几天,他仍然不停追求真理的脚步。对这样一生不懈奋斗的长者,你能不尊重他吗?能不敬仰他吗?

         我在南开大学上学时,在学校学生会兼搞通讯报道工作。有一年,校刊的王恭老师告诉我“学校要树立几个教书育人的典型,你们系的杨敬年老师就是一个典型,你们去采访报道一下。”我打听到杨老师是湖南人,就约上学生会来自湖南的晏学红同学去采访杨老师。一到杨老师家,我们发现杨老师的夫人、我们的师母是一位瘫痪了十多年的老人。由于瘫痪多年,她老人家说话都说不清了。一直是杨老师和他儿子、儿媳伺候着。人们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而杨老师在夫人患病的十几年里,杨老师既要承担繁重的教学任务,又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夫人,而且一直照顾到他夫人去世,杨老师忠贞待人的精神真是太伟大了。我和小晏看到这种情景,还没开始采访就对杨老师的人品肃然起敬。我们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写好杨老师这个典型。

         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了解到杨老师是庚子赔款时,赴英国留学的留学生。早年家贫,是他外祖父和叔祖父资助他上了大学,又考上了赴英的留学生。他在英国牛津大学上的研究生,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谢绝了英国导师的挽留,也放弃了到美国的机会,毅然回国投身于祖国的教育事业,自1948年起就担任南开大学教授。对于这样一位爱国的学者,“文化大革命”中也遭到了错误的批判,甚至无理地剥夺了上讲台讲课的权利。把他安排在系里的资料室工作,这就好像给一匹能够奔腾的骏马上了羁绊,让你有劲使不出来。但是金子放在哪里也会闪光。他们不让杨老师教课,杨老师就利用自己英文功底扎实的优势,在资料室工资期间,硬是顶着夏天的酷热和蚊虫的叮咬,翻译了四本国外学者的经济学著作。当时出版书籍不让署翻译者个人的名字,有人征求杨老师的意见“不署你个人的名字还要不要出书?”胸怀大度的杨老师早把个人名利置之度外,杨老师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只要能出版,署谁的名我不在乎!”最后以单位集体的署名出版了这几本书。杨老师想的是怎样尽快让国外的科研成果为我国所用,根本没有考虑个人的名誉和利益。这是多么伟大的爱国情怀啊!

        杨老师1957年8月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直到1979年3月才得以改正,蒙受了长达20年的冤屈,但他始终没有丧失对中国GCD的信心,没有丧失对共产主义理想的信念。听到这些情况,我对杨老师的敬重更增添了几分。

        毕业后,我回母校几趟。每一次,都不忘去拜访我尊敬的杨老师。记得在2006年9月,我回母校看望杨老师时,不见了师母。杨老师有点伤感地对我说:“你师母已去世好几年了,此次你来看我没有什么东西可送你的,我在90岁时写了一本《人性谈》的书,印好的书我都送完人了,只好送你一本复印本了。”

       那时,杨老师已是98高龄的人了,还这样记挂着我这个没出息的**,当时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杨老师赠送我的这本书,我一直珍藏着。每当我翻阅杨老师这本《人性谈》时,心里总感觉沉甸甸的。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啊,这是一位垂暮老人对一个晚辈的深深厚爱,这本书寄托着杨老师对我的一片殷切希望。回想起来,这些年来,我在学术上和事业上建树甚少,我真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亲切关怀和殷切期望啊!想到杨老师,我就感到十分愧疚。

    杨老师,您是我今生今世最敬重的老师!

    斯大林说过:“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古代的李商隐赞美老师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说:教师是火种,点燃了学生的心灵之火;教师是石级,承受着学生一步步踏实地向上攀登。天下的老师不少,我所敬重的这三位老师是无数优秀老师的一个缩影。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教师职业的崇高,看到了老师们敬业精神的高尚。老师通过传道、授业、解惑,给了学生知识的力量;老师像灯塔,照亮了学生前进的方向;老师是园丁,为祖国山川增添秀色;老师是春雨,润育桃李,瑞神州大地尽芳菲。在这五一劳动节即将来临之际,让我向“身为世范,为人师表”的所有老师们献上一支心灵的鲜花,祝愿他们健康幸福、快乐永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关于我们|声明与版权|举报投诉|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14 99街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蒙ICP备100000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