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街后院街坊们正北方网99团购
搜索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手机客户端 WAP版 快捷导航

99街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620|回复: 0

玉泉区法院是否能够依法维护我的房产权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23

积分

级别: 99街居民

Rank: 2

帖子
1
积分
23
99豆
10
精华
0
发表于 2017-5-26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呼市中院多次否定合法的《赠与协议》
                  玉泉区法院是否能够依法维护我的房产权
     我是一名本来拥有父亲房产合法继承权的受害人,由于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不按证据办案,致使我有理有据却输了官司。2015年1月11日,呼市玉泉区法院经过审理,对我的继承权认定了一部分,让我看到了希望,然而,呼市中院有关法官又想打着和谐的旗号办案,破坏法律的公平,让我感到很不平和心酸。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有关法官不是认真审理案件,而是开始骚扰我的亲人,使我们全家生活出现混乱。更可气的是本来玉泉区法院依法判决了我拥有的<<赠与协议>>有效,呼市中院法官依然作出发回重审的荒唐判决。6年来,我多次走进法院,拿着一份又一份判决,就是没有结果,我不明白,本来属于我的房屋,法院怎么就是下达一份又一份让人不明白的判决。
     我父亲叫王成成,母亲叫史丽丽,史丽丽于2002年12月12日去世,父亲王成成于2011年5月28日去世。父母育有我和我哥。父母生前和我哥住在呼和浩特市玉泉区西菜园乡西水磨村一个大院子里。2003年3月,我哥哥王聚宝和我的嫂子结婚,生育一子。2004年10月2日,王聚宝因交通事故死亡,嫂子在我哥王聚宝去世三个月后为了霸占所有房产,狠心地将院内水、电阻断,由此造成我父亲王成成无法生活。随后,父亲由我赡养,直至父亲王聚宝去世嫂子从未对王成成进行过赡养义务,然而家里的所有房产直到现在仍由嫂子霸占。
     父亲王成成于1973年3月25日经呼市郊区西菜园乡西水磨村村民委员会批准划拨给宅基地并批建了正房,1992年为了响应国家土地登记政策,王成成就该宅基补充办理了土地登记手续,在土地登记审批表及土地申报证明书等材料中均表明,该正房及土地属于王成成个人住宅,归王成成本人所有。宅基地及房屋基本情况调查结果中均注册宅基地使用权属王成成独自所有。2005年王成成又在该宅基地内建了房屋。2005年3月22日,王成成与 我签定了《赠与协议》,王成成自愿将自己依法所有的位于呼和浩特市郊区西菜园乡西水磨村房产赠与我,我自愿接受。为此,呼和浩特市148法律协调指挥中心法律服务三所进行了见证,做出了2005年(见)字第2号见证书,因此该<<赠与协议>>是王成成与我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就是这样,令我想不到的是嫂子丧心病狂地想独占父亲赠与我的房产,更令我吃惊的是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把我和父亲的《赠与协议》扔在一边不管,随意判决,人为制造不公平。
     2011年7月份,为了父亲的遗愿,我把我的嫂子告上法庭,法院之后做出判决。2012年10月18日,我的案件由呼市中院发回重审,由于我有充足的证据,玉泉区法院判决将父亲赠与我的房产还给我。2013年2月28日,嫂子不服,上诉到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呼市中院维持了原判。本以为我的房产要回来了,可是,呼市中院在再审的过程中,呼市中院个别法官不知为什么?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竟然撤销了原本很正确的一审和二审判决,我欲哭无泪,打了三年多的官司,我手里拿着7份判决书,又回到了原点,我父亲和我签订的《赠与协议》在法官眼里竟然就是一张白纸。为了打官司,在4年多的时间里,我几乎每个星期奔波在玉泉区法院和呼市中院之间,为此失去了工作,孩子也不顾,整个家庭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如果是这样,在我刚打官司时,法官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呢?呼市中院的个别法官,我想问一问?我们纳税人养着你们,你们为什么不能为我们受害人考虑,哪怕考虑一点我们的不易,可你们做到了吗?法官的良知何在?
    随后,我于2014年5月4日向呼市检察院提出抗诉。2014年6月27日,呼市检察院做出停止审查的回复。2014年11月26日,呼市检察院对我的案件又开始恢复审查。2014年12月10日,呼市检察院认为我的案件不符合监督条件。其实,在我的案件中,我手中拿着父亲和我通过合法手续办理的<<赠与协议>>,法院完全可以认定我有权继承遗产,可最终总是相互推诿,致使我的权益受到侵害。
     2015年5月29日,呼市中院再次开庭审理了此案。然而,呼市中院的法官却在办案过程中出现了我很难接受的事情,中院办理此案的法官不是依法审理案件,而是多次给我的姑姑打电话,询问我的叔叔以及他们孩子的生活状况和联系电话,让他们感到莫名其妙,他们又给我打电话,问我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我真的很难理解呼市中院的法官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做严重扰乱了我们家里人的生活。为此,我于2015年6月8日找审理我案件的呼市中院青少年法庭的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对方拒绝见我。最后,呼市中院维持了原判。
2016年4月18日,我再次将此案起诉到呼市玉泉区法院,法院判决确认王成成和我签订的<<赠与协议>>有效。之后,我的嫂子不服,提起上诉,没想到呼市中院于2016年9月2日再次荒唐地撤销了玉泉区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真是莫名其妙。
现在,我再次起诉到玉泉区法院,今年3月3日开庭后,法官让我们协商解决,法院不出结论,遭到我的严词拒绝。然后,法院法官要强行增加受益人,而且要定在6月6日再次开庭,我正等待法院公正的判决。我希望法院能够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角度出发,对我的案件进行依法公平的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关于我们|声明与版权|举报投诉|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2014 99街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蒙ICP备100000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